翻译公司
   
翻译实力
保密制度
翻译语种

我们的客户
惠普中国
诺基亚(中国)公司
花旗银行
苹果电脑
摩托罗拉
JP 摩根
3Com 亚洲
英国 TTP
渣打银行
冠群( Computer Associates )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
清华同方股份有限公司
高盛证券有限公司
神州数码上海系统本部

 

公司电话:010-68481259
公司传真: 010-68411026
公司Email: bowenfy@126.com
公司邮编: 100089
公司客服部地址: 北京海淀区厂洼路五号深博达商务楼420室
公司网站: www.cnyxf.com


首页 >翻译新闻>翻译资讯

 

2月17日的光明日报刊登了《听季羡林先生谈翻译》一文。季老以答李景端先生问的方式就目前翻译界存在的一些问题认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我想这对大家进一步思考翻译界的问题会有不小的启发和帮助,我本人不揣冒昧也想就此发表一点浅见。

  当前,翻译质量下降可说是一个令人担心,甚至是令人焦心的突出问题了。
季老在提到这一问题产生的诸多原因时主要指出了四方面的根源:译者基本功问题、翻译职业道德问题、翻译批评缺位问题,以及出版社疏于把关问题。没错,这四方面的问题都是翻译质量下降的根本性问题,大家不会有任何异议。但现在最迫切的不仅仅是需要指出这些问题,而更重要的是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以使我们翻译质量下降的趋势真正得到有效遏止。季老说,“这个问题必须有关部门合力综合治理才能奏效。”从根本上讲,这当然是对的。但我觉得在“综合治理”这个口号或者说呼吁下应该想出点实际措施,拿出点具体办法,否则这个“综合治理”也还是一如既往悬在空中,没人管,没人问,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再一次无疾而终。不客气地说,这是经验之谈了。那么,我所说的实际措施和具体办法又在哪儿呢?答曰:在我们中间。以我之见,在我们就翻译的诸多问题向“有关部门”多年多次以各种方式和途径呼吁(甚至是大声疾呼)得不到反应的情况下,我们只好自食其力,自己解放自己了。就是我们自己动脑筋觅得一个解决问题的切入点,来点实的,动点手术。我觉得这个切入点可以从翻译批评下手,也就是先解决季老说的翻译批评缺位问题。这件事做来相对比较容易,也比较实际,容易见效。而且政府部门不管,我们自己就可以做。我想到我们翻译工作者自己的社团组织:中国翻译工作者协会(现正拟改名为中国翻译协会),也就是季老担任了名誉会长的协会。中国翻译工作者协会是翻译界的最高社团组织,在译界享有崇高的威望(我想至少会像中国消费者协会在广大消费者心中那样),只要它行动起来,还是可以在译界做些有分量的事情的。据我所知,新的一届中国译协领导已经订出计划要有些动作了,其中一件事就是开始酝酿成立一个专家评估委员会,而这个委员会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进行翻译批评。关键是这个委员会的委员必须是真正热心关心我国翻译事业的翻译专家和铁面无私的“法官”。他们只要团结我国广大翻译界人士让优秀译作得到应有的彰显,树立良好的榜样,让低劣的译作受到严厉的谴责,人人深恶痛绝,我想翻译质量下降的问题就会开始得到某种程度的解决,继而慢慢得到进一步的改善。因为翻译批评的开展不只是简单地表扬几本书和批评几本书的问题,而是触及到翻译建设的各个环节,首先是季老所说的翻译基本功问题,翻译职业道德问题和出版社把关问题,也涉及诸如翻译理论研究、翻译评奖等问题。此亦可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事半功倍。

  另外,其实译协在关注我国翻译质量下降问题上已经开始做的一项工作已初见成效,这就是译协于2002年11月报民政部正式批准成立的翻译服务委员会。人所共知,从90年代初开始,翻译作为一个产业在我国已迅猛地发展起来,据估计,单是近十几年来成立的翻译公司就有三四千家。这一翻译行业新兴事物生机勃勃地发展当然是件令人高兴的事,但是由于是翻译经营,竞争激烈,经济利益驱动,管理又跟不上,所以自然便出现了良莠不齐,鱼龙混杂的现象,翻译质量的问题就更是令人担心了。译协正是看准了这一点,及时设立了翻译服务委员会参与政府对这一行业的规范管理,2003年制订出我国第一部《翻译服务规范》国家标准,并于2004年6月1日正式颁布实施;继而又制定了即将发布的第二部国家标准《翻译服务译文质量要求》;目前正在同上海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合作制定关于口译的第三部国标,并且为编制关于翻译公司分级的第四部国标作准备。当然,翻译服务委员会还做了一些其他的工作,如制定《翻译服务道德规范》、《翻译服务诚信公约》等。

  中国译协在翻译服务行业所做的一系列工作受到社会各界的普遍好评,更受到翻译服务行业本身的热烈欢迎,对保障翻译服务行业的译文质量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也正是由此受到启发,我才想到治理我国的翻译质量下降可从译协开始。译协率先把翻译批评广泛深入地开展起来,全译界的人士都来响应和支持译协的这项工作,这样把具体事一个个的做起来,翻译质量的逐步改进还是有希望的。总之,我主张翻译界的事要从自身做起,要从具体事做起,要自己解放自己。

 

主要语种:英语翻译 日语翻译 韩语翻译 法语翻译 德语翻译 俄语翻译 西班牙语翻译 意大利语翻译